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移动门户
| 无障碍浏览
2018-01-10
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要闻 > 正文
索 引 号 008798985/2016-00165 主题分类 政务要闻
发布机构 市政府办公室 发文日期 2016-05-16 10:36:42
名  称 兰渝铁路动车开跑 广元阆中“动”起来
文  号 主 题 词

兰渝铁路动车开跑 广元阆中“动”起来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日期:2016-05-16     点击数:566

乘客与汉服动妹合影,提前感受广元阆中的汉唐文化。

15日下午,成都开往广元的动车首发。

广元市民尝鲜动车。

成都3.5小时到广元,2小时15分钟到阆中

“终于可以坐动车回家啦!15日下午,成都东客站,阆中人何颖拉着行李,笑着走进停靠在站台的CRH2动车车厢,找到位置坐下。

坐在她旁边的黄华一家是成都本地人,夫妻俩这次是专门陪三岁的儿子去阆中古城玩。

从15日开始,伴随着成都出发兰渝铁路首趟动车从成都东站开出,他们的出行多了一种更便捷舒适的选择。

当天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随首发动车全程体验,列车下午3点16分从成都准时发车,以最高200公里的时速一路飞驰。2小时42分钟后经过阆中,3小时38分后,准时抵达终点站广元。

车票提前售罄首趟车满载687人

从上两个月开始,“兰渝铁路”“动车”这两个关键词成为了像何小姐一样的众多广元人、阆中人、南部人的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在网上、电视上、报纸上关注着兰渝动车的一切动态。“我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是今天开动车,我几天前就天天刷票。”何小姐说,票太紧张了,基本靠抢。“我专门下载了一个抢票软件,一看到有人退票了,我就赶紧买,终于抢了一张票。”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首趟动车开车前五六个小时,在12306网站查询得知,当天成都往返广元、阆中等地这几趟动车,车票几乎全部售完。

事实上,这趟车的火爆程度,甚至超出了铁路部门的预期。首趟动车列车长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列车定员是613人,包括一些无票的乘客,实际上,这一趟车我们满载了687人,属于超员的状态。”

根据规定,列车人员在定员人数超过15%以内属于符合要求的。虽然超员,由于车厢内空间较大,乘客的体验依然舒适。

3小时38分钟到广元

到阆中最快2小时15分钟

15点16分,动车驶出成都东站。一路向东,列车先后经过遂宁大英县、抵达遂宁站,17点12分,不到两个小时时间,列车抵达南充站,进入兰渝铁路正线。短暂停留2分钟后,开始向北行驶,途经南部、阆中、苍溪。18点54分,列车准点抵达广元。

列车飞驰,全程几乎是时速180公里以上,最高能达到200。飞驰的动车让一个个城市连接得更加紧密。

这趟车从成都经停阆中,花费时间是2小时42分钟。实际上,成都直达阆中的动车,所需时间仅为2小时15分钟。

阆中和广元都是川东北的两个重要旅游城市,两地的人流也非常频繁。在以往,游客逛完了阆中古城,想要前往广元看一看女皇故里,需要的时间是1个小时20分钟,坐了这一趟动车,时间缩至50分钟左右。“又快又舒服,比开车都要轻松得多。”乘客王女士说。

回应

票太难买?今后可能增加班次

在广元的一些论坛上,有买不到票的网友吐槽称,这两天的动车票都买不到了,将来能不能增开一些班次?

对此,广元车务段副段长杨建寰介绍,从当天首开的情况来看,车票确实非常紧张,一票难求。他分析,广元和阆中都是旅游城市,来往人流本身就大,加上一些商务人士常往来重庆、成都等地,人流基数就大大增加了。“根据我们的判断,周末或者节假日乘车的旅客可能还要增加不少,接下来我们将做好客流情况分析,在将来不排除申请增加一些班次来满足出行需求。”

花絮

汉服动妹“张飞”齐上阵

“爸爸,你们看,他们是在拍戏吗?”15日15点16分,成都东客站。刚刚走下站台,黄小静兴奋地喊了起来。在开往广元的动车D51128次列车旁,4个古代装束的汉服动妹,整齐地站在车厢的出口,迎接上车的乘客。

其实,这并不是拍戏。而是成都客运段为了庆祝此次兰渝铁路首开动车组,专门策划的一场文化秀。成都客运段相关负责人说:“广元是女皇武则天的故里,阆中古城又有着千年的文化底蕴,这一趟列车本身就是一段感受汉唐文化的奇妙之旅。”

除了感受到漂亮的动妹,首开当天,从重庆开往广元的动车上,乘客还偶遇了“三国张飞”。据重庆客运段工作人员介绍,当天从重庆北发往广元的D5131次列车上,一个乘务员专门打扮成三国著名人物张飞,全程陪同旅客前往广元,一路逗得旅客笑声不断。

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秀江摄影吴小川

新闻幕后

解密兰渝铁路走向之争

广元南充险与兰渝铁路失之交臂

2015年12月30日,兰渝铁路广元到重庆段开通客运列车,阆中、南部、苍溪、武胜结束了无铁路时代。兰渝铁路通车,对促进沿线经济发展意义重大。然而,这条康庄大道的背后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苍溪、阆中、南部、武胜险与兰渝铁路失之交臂。“走向之争”

1994年初,时任南部县委书记白明江发起倡议,联合阆苍南三县市成立兰渝铁路立项上马协作会。经过兰渝铁路协作会六年的申报立项工作,2000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批示同意修建兰渝铁路。

然而,当兰渝铁路立项初见曙光之时,意外却发生了。得知要修建兰渝铁路,四川三个市州联合上书原国家计委,请求兰渝铁路在四川境内改变走向,提出兰渝铁路走向为兰—绵—遂—渝方案。于是就有了东西线之争。东线为兰州—广元—重庆,西线为兰州—绵阳—重庆。

当东、西线路之争问题反映到铁道部后,铁道部下达文件给铁一、二院再次分别对西南至西北通道研究论证 。2001年4月两院将研究报告上报铁道部。两院在报告中都首推兰州经广元、南充至重庆方案。花落东线

2001年7月,四川省政府连续四次打报告致函铁道部,请求国家在“十五”期间立项建设兰渝铁路,并建议线路走向为“从兰州经广元、南充、广安至重庆”。

2003年12月,四川、甘肃、重庆三省市政府以甘政发[2003]117号文件明确兰渝铁路走向方案。2004年5月,国家铁道部经规院、铁一、铁二、四院和兰州铁路局的部分专家,对兰渝铁路沿线进行考察调研,最终认定兰渝线经广元、南充、广安布局合理,辐射范围广,路线途经地人口稠密、资源丰富,有利于川东北地区和嘉陵江流域资源的开发以及沿线经济社会的发展。

至此,历时近四年的兰渝铁路线路“走向之争”才画上了句号。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张玲